Skip to content

丝瓜视下载app草莓向日葵应用

咪乐|直播|平台|网站 “精准分析、专业打击”的做法,对该类犯罪的重拳打击和大力挤压,表明了人民法院坚决打赢这场攻坚战的信心和决心。

開始處理傷口的時候,時樂顏疼得哇哇亂叫,眼淚都出來了。

傅君臨的衣服都被她抓得皺皺巴巴的。

他緊緊的握著她的手,都不忍心去看那傷口。

醫生先清洗了傷口上的血跡,露出了那一排深深的明顯壓印……傅君臨移開了目光。

“,跟媳婦兒聊聊天,”醫生說,“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。別老盯著傷口,一副比她還疼的表情,會給她造成心理壓力的。”

聊天?

聊……聊什么?

傅君臨只顧著心疼了,這會兒腦子空白,只想著她能少受點苦,倒是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還是時樂顏主動的問道:“幾點了?”

“哦哦……”傅君臨馬上去看手表,“一點多了。”

“我還沒吃午飯呢。”她說著說著,更委屈了,“本來去完時氏,說要帶我去吃飯的……結果現在一口沒吃上,倒是差點讓人吃我的肉了。”

傅君臨馬上應道:“等下處理好傷,我就帶去,想吃什么?”

夏日天 晴

“可是,勝安也快放學了啊!”

“我……我讓爸媽去接。”

“我想他了啊!”

“那,”傅君臨說,“把他接到別苑里來,我們一回家就能見到他了。”

醫生“喲”了一聲:“們孩子都有了啊?還上學了啊?看不出來啊,都挺年輕的啊。”

時樂顏眼眶發紅,問道:“醫生,是說誰年輕啊?”

“啊。看著就跟個大學生似的,我以為這是男朋友,或者是剛結婚,沒想到們孩子都能上街打醬油了。”

“那我老公呢?看著年輕嗎?”

“也年輕啊,而且事業有為吧……”醫生瞥了一眼,“那手表很貴咧。”

時樂顏笑了起來。

果然,一聊天,疼痛感就沒有這么的強烈了。

離開醫院的時候,時樂顏說道:“謝謝啊,醫生,麻煩了。”

“不客氣,注意傷口不要碰水啊,兩天后換一次藥。隨便哪里都可以換,一個星期后,可以到我這里來拆線。”

“好的,謝謝。”

傅君臨攬著她,很是小心翼翼的避開她的傷口:“回家還是去吃飯?”

“想回家,又想吃飯。”

“那,那怎么辦?”他也凌亂了,“先吃飯?再回家?還是先回家,再……再出來吃飯?”

看著他這個呆呆的樣子,時樂顏又笑出了聲:“啊……怎么這個時候,就一點都不靈光了呢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想回家吃做的飯啊!這不就一舉兩得了嘛!”她說,“這么連這點都想不到!”

傅君臨這才恍然大悟。

“是不是太著急太擔心了,大腦都不知道要怎么思考了?”時樂顏看著他,“一下子好像智商倒退了似的。”

他低低嘆氣:“一直喊疼,我又親眼看著那傷口,腦子都亂了,轉不過彎來,哪里還能想太多。”

“我以前不這樣的,就是因為,我才變得這么的矯情。看,剛剛醫生都笑話我了。”

“一個女人嫁給一個男人,不就是要把她捧在手心里,寵得無法無天,讓別的男人都無法忍受她,這個男人就可以一直擁有她了嗎?”

時樂顏“哇”了一聲:“原來打得是這個算盤!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那我該做點什么,來挽留住,讓都無法接受別的女人,只愛我一個?”

傅君臨故作深沉的思考了一下:“辦法嘛……倒是有一個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湊過來一點,我只告訴一個人。”

時樂顏很好奇,也很聽他的話,把耳朵往他唇邊湊:“什么?”

只聽見,他壓低聲音:“在床上纏住我,不就可以了么?”

“傅君臨!”

他滿腦子為什么天天都是這些!

………

傅家別苑。

“老傅又把我媽咪拐到哪里去了?”傅勝安雙手插著腰,一副氣鼓鼓的樣子,“媽咪今天早上答應得好好的,會來接我的!她說話都算話,肯定是老傅搞鬼了!”

易深無奈的說道:“小少爺,我幫去電話去問問,又不樂意,那我怎么知道先生和太太,到底去哪了?我也沒有二十四小時都跟在他們身邊啊!”

“哼,給老傅打電話,他不就知道我在家里鬧了嗎?不行不行!換個方法!”

“小少爺,我……我怎么幫換個方法?”

“年紀比我大,當然是來想了。”傅勝安回答,“難道我這么小,還要幫想主意嗎?”

易深一個頭兩個大。

這小少爺,平日里素來就是一個小霸王。

但還是比較有分寸的,不會亂來不會蠻橫,但傅家人都當寶貝似的寵著,多多少少的有些小脾氣的。

“老傅太可惡了!他為什么天天要霸占我的媽咪?他就不能再去找一個嗎?”

“小少爺!”易深一臉惶恐,“這話可不能亂說啊,可不能。讓人聽了去,影響不好。”

“為什么不能?他再去找一個,就有新歡了,就不會纏著我媽咪了。喜歡他的女孩子,不是有很多嗎?干媽說,都能排一里地!”

傅勝安雙手叉腰,站在沙發上,鞋子胡亂的甩在地上。

今天是易深管家去幼兒園接他回來的,他很不高興。

“噓噓噓,”易深說,“小少爺,這話千萬不能再說了!”

“不說就不說吧!反正我要媽咪,我要媽咪媽咪媽咪媽咪,老傅太可恥了!”

傅勝安開始耍賴,開始撒潑,開始在沙發上打滾。

易深頭疼不已,他要拿這小少爺怎么辦啊!

正在愁眉不展的時候,外面傳來了轎車的聲響。

易城眼睛一亮:“哎,小少爺,聽,好像是先生和太太回來了!”

“什么?真的嗎?”

傅勝安回頭望去,但也看不到什么。

不過,他馬上飛快的從沙發上下來,自己穿好鞋子,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的一樣,往外面沖去。

傅君臨剛進門,就被一團風似的黑影,撞了個滿懷。

“媽咪!”傅勝安仰頭,十分開心的喊道。

結果,他和傅君臨對視的時候,他的表情馬上就變得無比的嫌棄。

5x社区离开进人10015x社区离开进人 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