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小说

咪乐|直播|iso     年,她儿子在第三届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,运用良好的外语能力协助多位外国驻华大使、外国经济学家顺利参会,她的儿子获得了主委会颁发的优秀志愿者证书。

作者:水千澈

文字大小调整:
  这一夜大家玩得尽兴,大部分人都喝高了,别管是因为高兴还是为了发泄一些平日里不能发泄的压力,反正最后都有助理把他们送回去。
  段七昼他们也是喝高了的一员,司凰特别叮嘱了他一句,不要把今天她喝酒的事说出去,重点是不能告诉爷爷奶奶他们。
  段七昼笑得一副傻样,在齐殇他们的搀扶下,对着司凰笑呵呵的说:“哈哈哈,美人你,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,我知道了,你装好孩子!”
  这时候的段七昼无疑才像司凰最初认识的那个无所顾忌的青年,嚣张里又透着孩子气。对于他这声美人,司凰没在意,哭笑不得的算是哄着说了一句,“是,我要装好孩子,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  她只是不想让爷爷奶奶他们担心而已,老人家明知道她身体各方面都好,不过还是很喜欢操心。要是被他们知道她喝酒了的话,嘴上就算不说她,心里肯定还是会疑神疑鬼的。
  段七昼看着司凰的笑容,表情突然就愣住了,直愣愣的盯着她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  齐殇算是知道段七昼喜欢司凰这件事的一员,他还记得段七昼突然不见前给自己的那个电话,电话里听到段七昼的哭声。
  “哎呀,不止是喝高了,还喝傻了!司少,我先把他带回去了啊,我和七少也好久没见了,这次就把他放我那去住一晚上好了。”齐殇对司凰笑道,半扶半拖的把段七昼带走。
  司凰点头,秦梵对齐殇说了句,“麻烦了。”
  “不麻烦!不麻烦!”齐殇受宠若惊,心里暗道:比起七少突然说点什么惹事,把人带回去简直一点都不麻烦。哎,真可怜,我就说七少的性子身份,有谁是得不到的?结果偏偏栽在了司凰和秦爷的身上。
  众人一个个离去,司凰和秦梵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离开。
  由秦梵开车,司凰坐上副驾驶没多久,手机的铃声突然就响了。
  把手机拿出来,还以为是羽烯的信息,结果一看竟然是窦文清的,内容是:下次补给我一个聚会。
  这次聚会本来也有通知窦文清,不过窦文清没来,想来是不想凑这个热闹,毕竟司凰大部分朋友都和他不熟,他也不想和秦梵以及段七昼碰面在一个空间里。
  哪想到聚会刚结束,窦文清的信息就来了,看来他不来不代表不在意,要不然时间不会掐得这么准。
  “谁的信息?”秦梵注意到司凰看信息的微妙神色,“给我看看?”
  司凰没什么好隐瞒的把手机抬起来给他看,免得他手离开车子的方向盘。
  秦梵看到信息的内容,眼神顿时沉了沉。
  司凰把手机收回来,没急着回信息,提醒他,“看路。”
  “放心,你还在车上。”秦梵不忘表白。
  司凰:“你最近情话真多。”
  秦梵一本正经说:“只是把以前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。”在前面一个红灯的时候停车,秦梵趁着时间够,强行拉扯安全带,凑到司凰的面前,在她嘴唇亲了一下,然后认真说:“这么多人喜欢你,知道你是爷的人了还惦记你,有时候真想把他们一个个都丢到没开发的岛上去。”
  “你都说了我是你的人,爷你就偷着乐吧。”司凰挑眉。
  一声‘爷’把秦梵叫得心底发热,别提多舒坦了,粗粝的眉眼里也带出了笑,“爷也是你的,你乐不乐?”
  “开车。”司凰手撑着下颚,闭目养神去了。
  哪有这样来心情了就调戏,没心情了就丢的?可是秦梵就是高兴,和司凰呆在一个空间里就觉得舒坦。看红灯还有几秒,他速度的移动车椅,探身伸手把后座的外套拿过来盖在司凰的腹部上,才不管后面车子的喇叭声,等做好了这些才启动车子开出去。
  他们没回大院里的秦家,那里离城市有点远,返回的地方是司凰在京城里的房子。
  只是这房子在他们回来住之前,已经经过秦爷爷的叮嘱加固改装了一遍,旁边的房子也被买下来,专门给负责保护的人住。
  虽然说论保护力,没有人能比得上司凰和秦梵本人,不过他们总不能什么都自己干,例如一些闲杂人等就让其他人负责更方面。
  回到家里的两人一起洗了个热水澡,把身上的酒味儿都洗干净后,就一起躺在床上睡觉了。
  未免出什么意外,秦梵被自己亲爷爷亲奶奶严厉叮嘱,在月份足了之前严禁那方面的事。要不是没有谁比秦梵更安全厉害的人,他们说不定都要把两人分开了。
百度